<pre id="ln57l"></pre>

      <p id="ln57l"><cite id="ln57l"></cite></p>
      <ruby id="ln57l"></ruby>

        <pre id="ln57l"></pre>

        <del id="ln57l"><b id="ln57l"><var id="ln57l"></var></b></del>

        <pre id="ln57l"><ruby id="ln57l"><b id="ln57l"></b></ruby></pre>

        <output id="ln57l"></output><pre id="ln57l"></pre>

        <track id="ln57l"><ruby id="ln57l"></ruby></track>
        X
        高歌智能

        省、市領導參觀團蒞臨我司領導參觀團蒞臨我司領導參觀團蒞臨我司領導參觀團蒞臨我司領導參觀團蒞臨我司

        發布日期:2019-09-20 瀏覽次數:1423

        對以美國為主要銷售市場的

        中國包裝印刷企業來說,

        一旦被裹挾進入加征關稅的清單中,

        訂單難免會受到影響。

        對整個中國印刷業來說,

        加征關稅帶來的可能沖擊又會有多大?


        1. 直接影響約為421億元


        據國家新聞出版署統計,2017年我國印刷業的對外加工貿易額為841.85億元,在印刷總產值中的占比為6.98%,并不是很大。


        這部分貿易額中的對美出口部分,將受到美國加征關稅的直接影響。


        2017年我國對美國的出口額為4298億美元,在出口總額中的占比為18.99%。


        假如按照同樣的比例,美國市場為中國印刷業貢獻的對外加工貿易額大致為160億元,在印刷總產值中的占比為1.33%。


        考慮到印刷對外加工貿易的特殊性,假如美國的占比更高一些,按50%估算,則約為421億元,在印刷總產值中的占比為3.49%。


        也就是說,即便美國對全部輸美印刷品加征關稅,對國內印刷圈的直接影響也相對有限。


        2. 間接影響約373億元


        問題的復雜性在于:很多時候,印刷品并不是一種獨立的產品,而是附著于其他商品以包裝物的形式間接出口。


        如何評估這一部分印刷業務可能受到的間接影響?


        其很難有完美的方法,只能進行估算。


        比如,美國印刷專業媒體“印刷印象”每年都會發布美國對印刷潛在需求的25個行業的排行榜。


        根據其最新榜單,2019年前25個行業的銷售額合計為378210億美元,對印刷品的潛在需求為1930億美元,后者在前者中的占比約為0.51%。


        按照這一比例,即使美國對全部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間接影響到的印刷需求只有約27億美元。


        考慮到進口價格與銷售價格的差距,把這個數字翻一倍,則約為54億美元,合人民幣大致373億元,在印刷總產值中的占比為3.09%。


        “直接影響”加“間接影響”,國內印刷業可能受到加征關稅沖擊的業務量,往多了說也在800億元以內,往少了說則可能只有三四百億元。


        即使是這800億或三四百億元的業務量,短期內也不太可能大范圍流失。


        因為即使美國采購商對驟然升高的關稅成本心有不甘,一時半會能否找到足夠成熟的替代產地和供應商也是問題。


        3. 規避沖擊的兩種選擇


        說了這么多,并不是說中美貿易摩擦對印刷業的影響微乎其微、可以忽略。


        因為對整個行業看似不大的沖擊,具體到特定企業身上,也可能對印刷業的局部生態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


        比如,印刷企業要規避美國加征關稅的沖擊,主要有兩種選擇:


        一是海外建廠,就像創源、鴻興已經在做,雋思想要做的那樣。


        二是調整方向,開發國內或美國之外的其他海外市場。


        前一種選擇會帶來部分印刷產能的向外遷移。


        后一種選擇則會加大國內或其他國家的印刷產能供給,在局部市場形成更大的競爭壓力,從而間接影響那些原本與美國市場并無干系的印刷企業。


        4. 是否存在第三種選擇?


        在海外建廠與尋找替代市場之外,受到加征關稅影響的印刷企業還有第三種選擇。


        那就是:與客戶共擔因加征關稅帶來的額外成本,從而與客戶共渡難關,保住既有市場。


        這樣做的前提是:企業要有足夠的成本削減或利潤空間,這樣才有能力分擔大幅增加的關稅成本。


        最近十來年,隨著人工、土地和環保治理成本的持續上升,印刷企業的成本壓力不斷加大,除非原材料價格或人民幣匯率出現大幅波動,否則成本削減的空間就會十分有限。


        成本端擠不出太多水分,如果盈利空間足夠可觀,讓渡一部分利潤消化加征關稅的成本,也是一個辦法。


        那么,現在的外向型印刷企業過得怎么樣?它們是否有足夠的利潤可以讓渡呢?


        5. 主要外向型企業受影響不明顯


        不妨看一看4家典型的外向型印刷企業的財報:鴻興印刷、創源文化、銘豐包裝、萬里印刷。


        4家企業中,鴻興規模較大,2018年實現營收32.77億港元,凈利潤-7214.40萬港元,按當前匯率分別約合人民幣28.88億元、-6357.42萬元;


        其次是創源,實現營收8.00億元,凈利潤8325.59萬元;


        排名第三的是沖刺IPO無果,現正申請新三板掛牌的東莞銘豐,實現營收5.11億元,凈利潤758.06萬元;


        排名最后的是主要生產基地位于深圳的萬里印刷,2018財年實現營收4.33億港元,凈利潤2433.50萬港元,分別約合人民幣3.82億元、2144.43萬元。


        從營收變化來看,鴻興、創源、萬里與2017年相比均有不同幅度的增長,增速分別為4.50%、18.13%、0.42%,只有銘豐出現6.30%的下滑,并未受到2018年硝煙已起的中美貿易摩擦的明顯影響。



        電話咨詢

        13866192055(張總)
        13645518171(高總)

        返回頂端

        皖公網安備 34012102000609號

        国产免费无码一区二区_波多野中文字幕_在线伊人网_奇米影视777四色狠狠东北